Follow us 登录 | 注册

暖心故事|十二通电话,党员社工助中风长者放下心头大石

发布日期:2020年03月03日    浏览次数:508    关键字: 资讯

明明家就在门口,却有家归不得。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回家。你能不能帮帮我?”,中风长者邹叔(化名)在电话中向社工求助道


2020年2月22日,天河南街社工服务站“红棉守护热线”收到来自广州市谷丰梅花园老人养护中心的转介,得知辖内一名中风长者因社区管制无法回家居住,由此带来较大的负面情绪,党员方社工马上致电该长者了解情况


原来邹叔六年前因中风导致腿脚不便,多年前与太太离异,儿子工作十分忙碌,邹叔的日常生活起居只能由保姆余阿姨(化名)照顾。

年前因保姆回乡过年,无人照顾的邹叔与儿子共同协商后决定搬至老人院短期暂住。

然而入住老人院后,邹叔感到生活上的种种不适,与院方达成协议后,邹叔办理了出院手续。

因疫情严重,院方告知邹叔,为保障老人院内安全,办理了出院手续后便无法再办理入院。


与此同时,身在老家的保姆余阿姨得知周叔的困难,也提前回到了广州本以为可以回归从前生活,邹叔却又再次遇到了烦心事。


邹叔表示因为疫情严重的原因,所居住的小区实行了严管措施,不让自己回家生活。


电话那头,邹叔显得有些气愤和无助,其表示自己目前只能暂住在家附近的一家简朴公寓里,居住环境与家里环境落差较大,日常生活用品都要重新购买,加上公寓租住费用、保姆工资,平均下来每日需支出数百元,经济压力十分巨大。


在种种压力之下,邹叔的情绪更是起伏不定,经常打电话给儿子和前妻,抑或者因情绪波动突然中断电话,无形中给家人带来了心理及精神上的压力。


经过社工分析评估,

邹叔的不安来源于生活照顾、经济压力和情感三方面:


在生活照顾方面

邹叔从年前至今经历了在家照顾、院社照顾、公寓暂住,何时能够回家还是未知之数,需要了解更多的资讯以增强对生活的掌握感。


在经济压力方面

邹叔是普通退休人员,每月退休金仅勉强够用,而儿子自身经济负担较大,很难给予邹叔以经济上的支持,邹叔需要学习合理规划生活开支。


在情感方面

邹叔多年前已与前妻离异,较少联系,而儿子则每日忙于工作,需要获得更多家人情感上的支持以缓解内心的不安。


尽管邹叔面临三重困境,

但社工在评估邹叔的社会支持网络时也发现,

保姆余阿姨每日尽心为周叔提供细致的看护,保障其日常生活照顾;

前妻对邹叔的困难也有所关注,有支援的意愿;

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对邹叔较为关心,可以协助邹叔所在小区进行沟通协商。


鉴于以上情况,社工首先处理邹叔的情绪,积极倾听病情给邹叔身体健康及生活上带来的不便,以及“回家”过程中历经的种种波折,并适时提醒其留意过于激烈的负面情绪反应可能给身体健康带来的影响。


待邹叔情绪恢复平静后,社工协助邹叔通过居委会工作人员了解到,其所在小区并非不让邹叔“回家”,而是因为照顾邹叔的保姆余阿姨属于非本小区居住人员。

虽然目前余阿姨已满15天隔离期,但由于所在小区性质较为特殊,按照有关规定,为了更好地保障小区防疫安全,非本小区居住人员需要到疫情后才可进入。

这时邹叔才知道原来是“误会一场”。然而邹叔已经习惯了余阿姨的照顾,无法独自在家生活,经过仔细考虑后,邹叔决定还是暂时留在公寓,待疫情结束后再“回家”。


与此同时,社工向邹叔介绍疫情下的自我防护知识,积极链接各类防疫物资并引导其在公寓暂住的这段时间,可以通过合理规划生活开支以减轻经济压力,如可买可不买的生活用品,可以先使用公寓所提供的物资,实在需要再另行购买。

并且,社工通过社区居委会联系上邹叔的前妻赵阿姨(化名),了解到赵阿姨对邹叔目前处境的担忧和关心,愿意为邹叔提供帮助,从而引导邹叔看到身边的资源和支持


经过两小时的紧密沟通,

邹叔终于松了一口气,“那我就放心了,谢谢有你们,我希望可以早日回到家中”。


而此时,社工就邹叔“回家”的问题已与多方联系,拔打了12通电话,虽然耳朵有点酸痛,但社工觉得是值得的。



在后续的日子里,社工每天电访邹叔,陪伴其聊天,提供线上的情绪、心理支持服务,积极协助其解决生活中的困难。

同时,社工发掘到原来邹叔擅长使用微信,鼓励其可多运用网络了解外界资讯、与家人进行联络

虽然目前邹叔仍旧暂住在公寓里,但情绪压力得到了舒缓,生活态度也日益积极,对小区的规定表示理解,不再每日困囿于“回家”的难题中。


在广东省省委委员、广州市志愿者协会会长、全国优秀志愿者李森的带领下,天河南街社工服务站通过线上、线下摸查辖内独居、孤寡、残障、低保低收等困境群体的健康状况及居家出行安全防范情况,及时提供情绪疏导、信息咨询、解难答疑、普及防疫知识等服务,把心理防疫战打到最基层一线。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