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登录 | 注册

暖心故事|疫情下,醉酒街友与牵挂着他的党员社工

发布日期:2020年05月29日    浏览次数:403    关键字: 资讯 新闻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每天都有一位“特别的朋友”来到天河南街社工服务站。因为几乎每次接近他,都能闻到他身上的酒气,大家亲切地称呼他为“醉酒哥”(Z大哥,化名)。长时间相处中,社工们了解到Z大哥离家已有八年多的时间,之前一直在广东某市,他自述在那里打过工也做过生意,后来因生意失败染上酒瘾,开始流浪露宿生活。


发现疑似体温高于37.3℃的Z大哥:

“……我没发烧!不去医院!”,4月初的一天里,Z大哥脾气格外的暴躁,一反平日的性格。

原来,Z大哥一大早像往日一样又来到天河南街社工服务站“搭讪”前台工作人员。

经工作人员检测体温达到37.3℃后,党员社工孔强及社工主任陈桂城赶忙把Z大哥带离至门口,并根据“发现体温高于37.3℃者处置流程”联系街道相关处理部门、居委会、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进行紧急跟进处理。


“给我一支烟!”“给我10元买瓶酒喝!”“我没病,不要报警!不去医院!”看着拿着手机正在对外联系的孔社工,Z大哥摇摇晃晃激动地指着他,同时嘴里含糊不清嚷嚷着,情绪越发暴躁。


为了稳住Z大哥,孔社工一边向其了解近期生活情况,特别是否还继续在酒吧门口讨酒喝,并购买了一包香烟给他,以安抚Z大哥的情绪;一边等待社区三人行动小组到来。



(社工保持一定的距离与服务对象沟通)


在孔社工、陈社工及社区医生的安抚下,Z大哥接受了两次水银针的检测,由于他一大早喝了酒,所以两次的检测结果有较大的差异。

在街道工作人员、社工、社区医生、民警等多次劝说就医检测无果的情况下,孔社工及陈社工远距离陪伴着Z大哥,一方面避免他和其他群体接触;另一方面也借此安抚并充分让他了解新冠疫情防护知识。

直至下午重新进行检测,Z大哥的体温终于降至37.3℃以下,社工留下口罩等防护物品,并叮嘱Z大哥做好必要的防护后,社工才离开。


陪伴期间,社工了解到Z大哥的近况:目前他白天在天河南街中轴线活动,傍晚回珠江新城的酒吧街讨酒喝,晚上在街边露宿,就这么饱一顿、饿一顿地在周边活动。


据了解,在2019年夏天,社工曾联系到与他失联多年的家人,当时家人连夜从家乡驱车赶来天河南接他回家,但由于常年习惯了喝酒以及习惯自由的生活,在被家人连续“啰嗦”一个多月后,他又负气回广州继续过流浪生活。

在此期间,由于Z大哥每天都处于酗酒状态,社工每次都耐心地倾听他的诉求,并通过联系他的家人,与他进行沟通和劝导。


疫情期间,社工多次向Z大哥提供防护用品、食品、衣物等,并叮嘱其做好相应的防护措施。



auto_2833.jpg

(街道工作人员、社工、社区医生、民警一同劝说服务对象就医检测)


然而4月中的一天,最让我们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赶紧!”“Z大哥被打啦!”“马上出去看看!”当得知Z大哥被打时,孔社工及陈社工二话不说马上赶往现场跟进此次打架事件。


远处只见Z大哥背对着我们,后背上一条狰狞的伤口贯穿整个背部,社工心里疙瘩一下,经了解,Z大哥已持续被煽耳光半个多小时,并且脸上、手肘以及腹部均有伤痕。而此时打人者与Z大哥均喝了酒,神智并不清晰,在劝说无果下,由于担心Z大哥的生命安全,社工进行报警处理。


经民警介入调解后才得知,原来打人者认为Z大哥经常在自己的店面“骚扰”客人们,原本打人者想主动示好,结果俩人却因喝醉酒闹了乌龙事件。

而Z大哥在被打过程中,也没有任何还手迹象,甚至还向打人者真诚道歉。

经过社工的介入,Z大哥和打人者终于握手言和,在社工的协助下,Z大哥也获得了妥善的治疗,而Z大哥也向社工保证,下次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会第一时间告知社工或向警察求助,避免自己再受伤。


我们习惯性称呼露宿者为“街友”,他们是社会中一个特殊的弱势群体,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面临着生理、心理、社会的多重风险。

很多“街友”之所以选择露宿生活,或是出于家庭发生了某些变故,家庭失去了基本的保障功能;或是由于各种原因未进入到正式的救助系统当中等。


社会大部分人对“街友”群体存在负面的刻板印象,认为他们是懒惰、不努力或是堕落造成的,但很少人会去关注这个问题背后的环境因素。

因此在社工眼里,人在环境中,随着环境的改变,人也是可以改变的。尽管“醉酒哥”继续选择流浪生活,那么我们尊重并接纳他的选择。

但党员社工孔社工却常常以“朋友”的方式继续关注着他的温饱、安全,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及时为他提供帮助。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